用户名:密码: |注册
关注上海龙文微信公众平台,随时掌握学习资讯!
首页>教育观察>教育漫谈
《捕鼠记》——营口路校区卢道廷 2016-11-09       室有一鼠,始昼伏夜出,偶有声动。既夜出,亦且行且止,四处窥之。耳目声光,慌而匿之,万不敢贸然造次。余念其幼小,无伤大害,故不忍击之。然,鼠胆日甚,不惜余意,渐趋妄肆为之。开我橱柜,入我箱奁,啮我藏书,噬我裘衣,食我珍馐,盗我财物,戏我卧榻,眠我暖衾。令举家终日惶惶,食不甘味,寝不甘寐。
      吾思之再三,不能迁之。遂集全家商议捕鼠大计。盖,设暗器,布诱饵,俟鼠就范。然,终不能用。继而使用生化武器全无敌,仍概莫能毙。硕鼠一如既往,安然若素,日益猖獗。一日,其端坐房梁,目睨于我,貌若不屑之态,似曰,奈之我何?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遽,招妻再商国是,密开军事会议,定夺歼敌之策。决计使用家中绝杀武器,此兵器,集扫描定位发射反馈,声光电于一体的长虹100号导弹。
      是夜午时,系统报告,敌已生擒。呜乎,快哉!举家击掌相庆,聚而观之。唯见其闭目躺地,苟延残喘。余目之,不忍手刃弑之。遂让其自生自灭矣,故钳之扔于桶内,桶有污水约半。窃忖之,其必溺亡于水。
      翌晨,妻起床观之,桶中无鼠,甚惊!问之何故?余亦异之,不能释其由。
      呜乎,鼠之黠,鼠之益强矣。妻,叱余当代农夫与蛇,擒之,俄而逃之,何异于放鼠归洞乎?余俄而自慰,奢望此鼠自力更生,痛改鼠性,念吾不杀之恩,永不扰民矣。
      噫!与鼠谈情,岂不哀乎?!
     (为记捕鼠之役,为记此中教训,遂作此篇,以省吾身,以示国民,以戒庙堂之夫!)